破解他人软件源代码侵权吗

破解他人软件源代码侵权吗   综上,我方并非本案侵权人,不应承担侵权责任,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仅凭目标程序相同或者相似即做出侵权的判断,理由显然是不充分的。 1…

破解他人软件源代码侵权吗

 

综上,我方并非本案侵权人,不应承担侵权责任,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仅凭目标程序相同或者相似即做出侵权的判断,理由显然是不充分的。

1、原告没有证据证明我方与被告黄某、升强公司两被告共同实施侵权行为。

侵犯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纠纷往往因被告未经许可擅自复制他人软件源代码而引发,在这类案件中,通常是将被诉侵权软件的代码与原告主张权利的软件代码进行比对(实际案例中既有源代码比对,也有目标代码比对),根据二者的相似性判断被告是否构成侵权。

破解他人软件源代码侵权吗-飞速吧

第三条 本条例下列用语的含义:(一)计算机程序,是指为了得到某种结果而可以由计算机等具有信息处理能力的装置执行的代码化指令序列,或者可以被自动转换成代码化指令序列的符号化指令序列或者符号化语句序列。同一计算机程序的源程序和目标程序为同一作品。

因此,从原告合法取证、举证能力的角度来看,原告若已能尽到合理的初步证明义务,例如在原告能合法举证证明双方之间目标代码相同的情况下,根据《计算机软件保护条例》第二条、第三条第一款之规定可知目标程序和源程序属于同一作品,因此对于目标程序的比对结果若能证明达到实质性相似,则应当认定原告已经尽到了其初步举证被告侵权的证明责任,此时应适当的将部分举证责任(如要求被告承担举证不构成侵权)转移至被告方,而不应过于机械适用“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过强要求原告承担排除一切合理怀疑的举证责任。

原告石鸿林起诉华仁公司未经许可,在其经营场所长期大量复制、发行、销售与石鸿林的“S型线切割机床单片机控制器系统软件V1.0”相同的软件。被告华仁公司辩称,其公司HR-Z型线切割机床控制器所采用的系统软件系其独立自主开发完成,但以保护商业秘密为由拒绝提供其软件源代码。

驳回原告广东钜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全部诉讼请求

从该案法院审判理由来看,广州知识产权法院认为“目标程序的比对是无法作为侵权判断的依据的”。以笔者在代理该类案件的经验来看,在此种情况下,原告之所以通过公证方式购买被告销售的侵权产品,首要目的在于确认被告在产品上使用软件侵权。

耐拓公司的著作权登记证书可证明其对OP系列人机监控软件V3.0系列享有著作权,不等同于其仅就登记内容享有著作权,而且无证据证明甚至怀疑信捷公司提供的程序系按照鞠某生产、销售文本显示器中的程序修改后提交鉴定。

计算机软件是指计算机程序及有关文档。我国《计算机软件保护条例》第3条规定,计算机程序是指为了得到某种结果而可以由计算机等具有信息处理能力的装置执行的代码化指令序列,或者可被自动转换成代码化指令序列的符合化指令序列或者符号化语句序列。计算机程序包括源程序和目标程序。源程序是指用高级语言或汇编语言编写的程序,目标程序是指源程序经编译或解释加工以后,可以由计算机直接执行的程序。源程序与目标程序虽然表现形式不同,但实现的功能可以相同,两者可以通过一定的形式转换。而实现同一功能可转换的源程序和目标程序应当视为同一作品。

再次,从鉴定方法看,鉴定人是以前述软件两者之间的目标码的同一性来认定源程序的同一性。

此外,由于随着人们对于技术保密措施的意识逐渐强化,涵有软件的产品常常会考虑采取技术保护措施。当产品采取了技术保护措施时,首先,若通过破解的方式突破其设置的技术保护措施,这一取证方式有可能也涉及侵犯他方的权利,因此这一种突破技术保护措施取证方式存在着合法性不明的法律风险;其次,对于技术保护措施过强的软件,采用多种破解手段可能都无法从产品上提取到目标代码,原告在这种情况下的举证则尤为艰难,可能仅能进行软件功能性、缺陷性等外观的比对,以此作为侵权的初步证明。

一审阶段,法院委托的鉴定机构对石鸿林从华仁公司购买的HR-Z线切割机床数控控制器(以下简称HR-Z型控制器)进行鉴定,鉴定机构发现,因华仁公司的软件主要固化在美国ATMEL公司的AT89F51和菲利普公司的P89C58两块芯片上,而代号为“AT89F51”的芯片是一块带自加密的微控制器,必须首先破解它的加密系统,才能读取固化其中的软件代码。鉴定机构研究后认为,根据现有鉴定材料难以作出客观、科学的鉴定结论。

故,原告所提交的鉴定意见书并不足以证实被告联创公司所售卖的软件与原告主张权利的驾驶训练系统1.0版实质近似。本院已经释明原告是否申请重新鉴定,原告明确拒绝重新鉴定的情况下,原告现有证据不能证明被控侵权软件与原告享有著作权的计算机软件相同或实质性相同,原告认为被告联创公司侵权,并请求判令被告联创公司赔偿经济损失,证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2014年4月22日,原告派人前往永力强厂察看,被告黄某利用原告的模具技术为被告联创公司大批量生产汽车模拟驾驶设,被告黄升强伙同被告联创公司盗用原告的软件,大批量制作盗版软件,连同盗用生产的汽车模拟驾驶设备一起出售谋取巨额利润,致使原告遭受巨大的经济损失。永力强厂已在2014年6月25日注销,被告黄某成立被告升强电子公司继续生产侵权产品。在庭审中,原告变更诉讼请求将赔偿100万元变更为赔偿50万元。

法院认为,各被告明知软件具备破解、侵入他人监控设备并进行偷窥等功能而制作、买卖并使用该软件,侵入他人私密空间、偷窥他人私密活动、获取他人私密信息,其行为已经侵害他人隐私权,并损害了社会公益,构成对隐私权的侵犯。据此,法院依法作出上述判决。

——广东钜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与黄某、佛山市升强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侵害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纠纷

一审法院认为,石鸿林虽提出了其享有涉案软件著作权的证据以及华仁公司生产、销售的线切割机床控制器,但经鉴定机构鉴定,却不能直接证明华仁公司控制器内置软件与石鸿林软件源程序具有相同性或者实质相似性,因而无从对华仁公司有关生产、销售行为构成对石鸿林软件著作权侵权进行判别,故根据现有证据尚不足以证明华仁公司相关行为对石鸿林软件著作权构成侵犯。

事实上,本案现有证据足以认定鞠某利用不正当手段复制信捷公司文本显示器的软件程序。故对于其样材收集程序不合法的辩解和辩护意见法院不予采纳。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